今天是

36℃/27℃ 详情

您当前的位置 : 临安新闻网 > 今日临安 > 聚焦临安
两天一夜,行走在台风里的灼灼深情
发布时间:2019-08-26

“十八勇士”第一小分队出行前合影。

许珊(右)风雨中转移受困老人。

王灵敏(右一)投入到灾后重建中。记者 李忠 摄

记者 郑晖 通讯员 江萍 陈志法

一场猝不及防的灾难,一场与时间赛跑的救援,一个被洪水冲刷的村庄。强风过境后的第十天,记者探访临安受灾地区,四下红旗点点,人们或扛或挑,或扫或洒,乡野间弥漫着重建的热情,跌到谷底后的村庄开始缓缓复苏,就像漫长的隆冬过后,无边无际的白雪下面开始有零零碎碎的嫩芽露出枝?#38450;礎?/p>

?#27426;?#35848;到十天前的那场台风,乡民们仍心有余?#38534;湍?#20040;几秒钟,大水漫到了近两米的高度,山上的泥石流滑落下来冲毁了家园,人们扶老携幼跑上二楼甚至更高处,然后就是等待……

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。台风过境的两天一夜里,有惊魂,有惊慌,?#34892;?#22810;时刻值得被铭记;灾难背后,是复杂的灾情、是焦虑的人心,是毁灭和拯救的博弈、是渴望、是悲悯、更是责任。

?#34892;?#32858;散如转瞬,?#34892;?#32858;散如隔世。

8月10日下午2时许,瓢?#20040;?#38632;扬扬而下。水位暴涨时,王灵敏一家五口人,分散在五个地方。儿子在临安区里上班;父亲帮侄女照看屋子,被大水围在了侄女家;母亲独守家中;妻子则被困在了自家开的小店里。

身为黄川村党委书记的王灵敏,从村委会走出来,水已经漫过了腰部。“得转移群众,要迅速!”这念头一刻未耽搁,组织群众往地势高的地方转移。

“跑,往山上跑!”他逢人就喊。

沿山侧的2层小楼里,有个老太太耳背听不见。王灵敏就往窗户上扔石头,终于引起了她的注意。眼见水位越来越高,老太太被困。一起的两个村干部,不知哪里寻来一个?#23601;?#26799;子,三个人架着老太太,从靠山的窗户里把她从屋里抄了出来。

在安置点,已经聚集了各处转移出来的20多个村民,几个村干部俨然成了惊慌失措情绪泛滥时的主心骨。此时,王灵敏接到了通讯切断前的最后一通电话。

“你在哪儿?还安全吗?#20426;?#30005;话那头是老婆近乎哽咽的声音,“我们的小店也进了水。”

“我们各自管?#31859;约喊傘!?#20182;?#24760;灾?#21648;了一句,责任感把潮汐一般涌上来的对家人的满腔愧疚生生逼退,?#27426;?#22256;境中的互相倚仗却更牢固。

洪水退去后,王灵敏带领村干部们和村民们投入到了疏通河道、清淤、消毒等工作中。

今年山核桃可能会歉收,村民怎么办?村里的地质情况还需要专家再来检测;每家每户的损失需要尽快统计上来……这些是王灵敏接下来急需?#24760;?#30340;问题,而自家的小店?#21592;?#36951;忘在了灾后的一片狼藉中。

水位是从8月10日下午1点左右开始迅速上升的。两个小时前,村里已经开始?#31995;?#26029;水。在滑?#38534;?#27877;石流、山洪袭击下,河边多幢房屋被冲毁,护口桥被冲得没了踪影,通向外界的道路也被塌方损毁。一时间,龙岗镇国石村成了孤岛。

最原始却最?#34892;?#30340;联系基本靠吼,逃命基本靠跑。短短几步路却如同隔了一个山海,互相之间打个照面,吼?#31859;?#22810;的一个字就是:“跑!”

村里老弱?#25937;?#23621;多。2.7公里的华源线,村干部和党员,?#20040;?#32499;?#24433;?#22312;腰上,大家相互紧拉着?#37073;?#24867;是在1米多深的洪水?#26143;?#25104;了一道生命线,艰难挪动,一路把被困群众转移出来。村东头一座相对安全的四层小楼,就这样,在风雨交加的夜晚庇护了30多位村民。

村委委员张月萍一边与村里其他干部联系,一边吩咐老公赶紧把隔壁一家四口人转移到自己家里来。“刚走过不到10分钟,桥就塌了。”惊魂未定的邻居眼见洪水漫过了自己的房屋,已经泪流满面。张月萍抱了抱主妇,静默了十几秒,艰难地挤出几个字:“人在,家就在。”

“直到现在,我在睡梦中仍然时常惊醒,耳边常常有呼啸的风声?#28237;?#30707;流滚落的声音。”90后的龙岗镇团委书记许珊,即使几天后,?#28304;?#20110;当时的应急状态。

为了预防突发情况,许珊9日晚就回到了驻点的上溪村,在村委会的几条拼起来的?#39318;?#19978;打了个盹。

10日下午2时许,许?#27827;?#26449;书记邵君英疾步爬行在上溪村的一处坡地上。“当时我看见村委会旁的溪水突然变得浑浊起来,而且有村民听到山上有异响。”没来得及?#24760;亲?#24049;的安全,她拉着书记,赶紧爬到后山巡查情况。

没想到上去了,先是看见一处小塌方,紧接着又看到两道裂缝,再往上爬,又是一道更大的裂缝!感觉不好!

心中的鼓咚咚咚地敲了起来,她立马飞奔下山,果断“下令”强行疏散转移山下面的200多名群众。前脚刚?#38450;?#23436;,后脚就“哗啦”一声,一大块山体垮滑下来,附近两幢房子?#24067;?#34987;埋,想想都后?#38534;?/p>

晚上6点左右,村委会里送进来一名伤者,说是在开展应急自救中,被山洪冲击,摔伤了。“这是内伤,急需医生。”许?#21512;搿?#36825;个柔弱的女生,在漆黑的大雨之夜,带着两个引路的村民和伤者的女儿,去往3公里之外的上溪卫生院求助。

此时,上溪办事处主任梅朝云和卫生院的汪波清医生,已经在唯一一个拨通的求助电话中得到消息,向上溪村委会艰难进发。医生背着药箱,村干部探路,主路已经不能走了,只能走林道。平时四十分钟的路程,边走边探,走了近一个半小时。为了一个村民的?#30636;。?#20004;路人马在山野林间的小道上,完?#26469;?#36807;。

所幸,晚上9点半左右,受伤的村民得到了汪医生的诊治。伤者的妻子紧紧攥着梅朝云的手不放,泪眼婆娑,竟已说不出话来。

11日凌晨1点多,上溪村的村民们,迎来了满身泥泞的“勇士”们,以及通往外界的唯一联系——一个卫星电话。

“我们终于知道,我们没有被遗忘,外面的人会想办法救我们。”张月萍见到了“勇士们?#22868;?#21160;地说。那个给村民们带来慰藉的卫星电话,就是这支被称为“十八勇士”的天降?#21543;?#20853;”带进山来的。

下午3点,当临时指挥部在龙岗镇政府成立时,地图上的40个行政村与外界失去联系。

11日凌晨,赵义、李明、项俊杰、?#21512;?#29790;、沈晓斌、郭成东、游子、张彬祥、民安、冯建占、?#21757;印?#24352;高平、蒋俊豪、?#25386;ā?#31461;波、吴迎春、汪兴龙、俞皎,这18个由应急管理局、消防、民兵、民间救援队组成的突击队员,带着两片面包一瓶水,15公斤装备,开始向岛石、上溪、新桥?#26085;?#20123;失联的灾区腹地挺进。

这一夜很漫长,漫长到?#36335;?#36807;了一生。在孤岛外,人们更多地获知他们创造了多少奇迹,却并不能真切地感受到那一夜的翻山越岭是多么艰难。

“我们数了数,一路上共有4个塌方点,还是大大小小的小型山体滑?#38534;?#19981;能过去的,就创造条件翻过去。”第一小分队队长赵义说,一脚泥,半腿高,往前一扑,随身带的矿泉水就滑出去了。其他人手拉手再把陷进去的人拉出来。

?#30333;?#38590;走的是上溪村,有四五十公里的山路,足足用了四个多小时。”第二小分队副队长张彬祥说,原本沿着公路走十多分钟即可到达的村庄,因道路阻隔需要徒步翻过一座山才能到达。光是这段路,就走了四个小时。

赵义?#26434;凇?#21191;士”的说法,不在意地摆了摆?#37073;骸安?#27809;有什么‘勇士’,只是一种责任,进了村就要尽自己的力,哪怕只是一点点,?#28304;?#27665;?#24425;?#19968;种安慰。”

快点,再快一点。经过了两个小时的“急行军”,凌晨1点左右,第一小分队到达岛石镇。打了尖儿,修整20分钟后,整装再向更深处的银坑村进发。凌晨5点到达目的地,短暂的震撼之余,甚至还来不及疲惫,就投入到救援的队伍中去。

11日早上9点,他们才吃上一口热饭,而随身带的面包也早已给了被困的老乡。

?#26434;?#19968;个战士来说,责任比山高、?#32676;?#28145;,命令胜于一?#23567;?/p>

“当太阳升起时,要让村民知道,我们?#28237;?#20204;靠得很近。”两天一夜不眠不休,赵义这个退伍的老兵,已经忘记了这场救援中的很多?#38468;冢?#21364;独独将这句话记在了心里。这是临安区应急管理?#25351;本?#38271;?#32422;?#20255;在“十八勇士”出发前下的命令。

在?#32422;?#20255;看来,探路、传讯,让山里的信息能传出来,把外面的希望带进去。这是突击小分队最重要的任务。

“我们挑选队员有几条硬杠杠:当过兵、身体素质好、是党员。”?#32422;崳八擔?6人一个小组,人数?#27426;?#19981;少刚刚好。应急管理局突击队员身体素质好、民间救援队突击能力强,消防官兵装备齐全、民兵熟悉路况,这样的组合互补性强、能有机融合,?#34892;?#22686;强了救援的专业?#38498;?#31361;击能力。“这是我们的一个大胆尝试。”?#32422;崳八怠?/p>

在龙岗镇,临安区防汛抗灾前线指挥部迅速成立,区委区政府主要领导坐镇指挥,组成了7个专班。临安应急管理局分属救援救护组,组织应急分队及统筹应急?#32769;眨?#25937;灾物资,协调军队。

哪些是重灾区?397名武警兵力如何分布?道路抢修进?#20173;?#26679;?需要哪些物资的配备?

战士们要?#21592;ィ共?#37324;就必须要有肉。破伤风的针要去哪里打?武警官兵戴的手套要帆布的不要棉制的,防止被利器划伤……

对?#32422;?#20255;来说?#21543;?#24597;自己做得还不够细?#38534;薄?#32780;谁都无法想象,这次集结是这个今年3月刚刚成立的单位,面临的第一次“大考”。

“经过这次‘大考’,值得总结的地方很多。”?#32422;崳八擔?#23613;心尽责,是时刻要牢记的。”

有时候,人生道路上的修行,外在的苦难折磨都能顶得住,可内心满溢的牵挂却不容易泄力。

“天灾无情,人间有爱,这次救援任务,我们并肩作战,风雨同舟,结下了深厚的军民鱼水情。?#26434;?#20320;们送来的慰问品,我们心意领了,一个红薯一片红心,一个鸡蛋一份心意,我们收下了,其他慰问品敬请你们转送给当地最需要的人民群众,拜托你们!再次?#34892;?#20320;们!”留下这封?#34892;?#20449;的是武警杭州支队的官兵们。

历经6天6夜救灾后,8月17日凌晨5点30?#20013;恚?#27494;警官兵们结束任务?#24613;蓋那?#36820;营。他们大概觉得可以在大厦落成时将大梁轻轻撂下,拂?#38706;?#21435;。

8月16日晚,武警官兵返营的消息在百姓中不胫而走。当晚9点30分,驻扎在龙岗镇?#34892;?#24188;儿园的武警杭州支队官兵收到了群众送来的当?#23601;?#36135;:茶叶蛋、小红薯、小番?#36873;?#19981;一会儿就码成个小山?#36873;?/p>

此时,许多白天抢修太累的武警官兵已席地而卧进入梦乡。见此情景,大家蹑手蹑脚地将物品整齐地放在地上。放下东西的村民,又赶紧转身?#37027;?#36864;了出去。

16日晚,杭州支队带队干部开了个碰头会,决定两件事:一是煮熟的茶叶蛋?#25176;?#32418;薯,天气热放不久,留给战士们作次日早饭,其他物品一律放在原处;二是为了不打扰群众,提前到次日凌晨5点?#38450;搿?#36825;封?#34892;?#20449;也由此而来。

17日一早,战士们摸黑起床,迅速恢复桌椅、打扫卫生,?#37027;?#21551;动车?#23613;?#20294;没想到,一百多号村民,为了赶上送子弟兵,自发地早早守候在驻扎地门口,拉横幅、敲锣打鼓、争相送别……

85岁的梅老太太拉着大队教导员的?#37073;?#19968;直跟到了村口,愣是不?#20808;?#25163;。有人偷偷打?#28966;?#26757;老太太家的正门口,贴着两张门牌——“光荣之家”“党员家庭户”。原来,她的大儿子曾经当过六年的兵,她看着这些官兵很是亲切,像心疼自己的儿子那样。

许多官兵被深深地震?#24120;?#37027;些本以为只有在影视剧里看到的场景,居然发生在自己的身上。

狭长的乡间小道与空旷的山野乡间,竟好像已经放不下这许多浓?#23186;斂欢?#30340;情愫。

来源:杭州日报    作者:    编辑:钱弘
版权和免责声明:
  
①凡本网注明“稿件来源:临安新闻网”的所有文字、?#35745;?#21644;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临安新闻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稿件来源:临安新闻网”,违者本网将追?#31185;?#30456;关法律责任。
②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临安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?#25237;?#20854;真实性负责。
③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联系电话:0571-63715099。
临安发布微博
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
今日临安微信报
今日临安公众号
杂技群英会返水